唐代韩愈在《马说》中提到:“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。而这位伊拉克女建筑师——扎哈·哈迪德,便是如此。身怀出众的建筑才华,却找不到可以欣赏自己的“伯乐”。直到四十多岁时,她终于在中国找到了自己得以施展身手的机会,成为网红机场——北京大兴机场的设计师。可惜的是,扎哈还没有看到自己的设计成果全部建成,便在心脏疾病的折磨中黯然离世。

都说能够把自己的爱好当作工作来奋斗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可当你的爱好并不能像普通工作一样得到别人的认可时,便需要我们在长久的沉寂中更加坚定地去充实自己,唯其如此,属于自己的伯乐才会跨越千山万水来临幸自己。

扎哈·哈迪德是一个伊拉克女孩,1950年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。扎哈的父亲是一名政界官员,而母亲则长期从事商业运营,虽然出生在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度里,但是父母的成就却让扎哈过得并不局促。

扎哈的父母因为受过高等教育,不像其他人那么闭塞落后。当很多女孩都因为重男轻女而失去读书的机会时,扎哈却能够在父母开明的家庭教育中,享受众多同男孩儿一样的知识教育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中,扎哈认识了父亲朋友家的一个哥哥,因为对方是建筑专业的学生,扎哈看着对方的建筑设计图纸竟入了迷。加上母亲也总是为家里添置新家具、研究新布局,扎哈便从此喜欢上了建筑设计。

扎哈原本的专业是数学,为了更好地学习建筑专业,父母陪伴扎哈举家来到了英国伦敦,扎哈则就读于建筑联盟学院,师从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·库哈斯。在这里,扎哈接触到了十分优秀的建筑设计知识,并且于1977年毕业之后,创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工作室。

工作室成立之后,扎哈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在了建筑设计工作中,她每天利用下班时间拜读各大设计大师的设计成果,而上班时间,则不断地设计图纸,并且满怀斗志的开始投标。可惜的是,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中,有这样一条:“有时候并不是你愿意努力就可以获得成功”。

扎哈没日没夜地投入到自己的设计工作之中,没有酩酊大醉的酒肉朋友、没有你侬我侬的情感伴侣,仿佛在扎哈的生命里,唯一的追求就只有设计而已。

纸篓里总是堆满了扎哈的设计构思,而精美的文件夹中更是充满了扎哈各种天马行空的设计图,但是扎哈所投出去的设计图纸,却没有一次被认可、采用过。甚至有人评价扎哈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小孩——“建筑女魔头”,因为扎哈的设计中总是出现尖锐的顶角、流动的弧线、甚至像海市蜃楼般脱离地面的建筑。

各种奇思妙想的视觉效果让扎哈在各种国际比赛中屡获大奖,却始终没有人愿意把扎哈的图纸变成现实。在大家看来,扎哈有着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,很多建筑设计看似美妙却没有多少实用性,而扎哈却只顾埋头把建筑像橡皮泥一样捏来捏去,从来不去考虑其使用群体的实际需要。

说到底,扎哈的建筑设计,在别人眼中就属于“华而不实”的典型。大家更喜欢务实的“方形盒子”,而不愿意像扎哈一般,在天马行空的建筑设计中享受如梦似幻的奇妙氛围。

就这样,扎哈足足在英国待了二十多年,却没有一栋建筑与扎哈有关,即使她从来不会因此而感到沮丧,即使她永远都对自己的设计饱含热情,但是这个国度,似乎并不属于扎哈。

扎哈的设计毫无疑问是特别的,至于“华而不实”一说则更是无稽之谈。扎哈投身建筑多年,自然明白建筑的第一任务是供人们居住、使用。但是作为设计师,她更想让自己对建筑的所有美妙幻想都得以实现,她希望我们在得到建筑之身体庇护的同时,也能从心灵上感受到建筑带给我们的奇妙幻境。建筑在她心中更像是一件艺术品,而不仅仅只是为我们遮风挡雨的水泥房屋。

没有人真正欣赏扎哈,还有一点重要原因,就是扎哈是一位伊拉克女性。伊拉克是向来被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所蔑视、甚至欺凌的一个国度;而女性,则是天生被男性所主导的职场鄙夷嘲讽的生物。恰好,扎哈把两种最容易被歧视的特征都占全了,即便她再努力,也很难真正地得到欣赏。

英雄不问出处,大器无惧年轮。扎哈长久以来始终得不到认可,但是她却从未就此放弃,扎哈坚信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

1982年,扎哈曾经在中国香港举行的一次国际性建筑大赛上荣获一等奖。因而,在英国奋斗多年无果的扎哈,决定再次来到中国。果不其然,千里马需要能够看得懂自己的伯乐,扎哈来到中国之后,设计作品不断得到认可。虽然此时年过四十的扎哈,早已不像多年前的自己那般朝气蓬勃,但是扎哈对建筑的认知,却在岁月的积淀中变得更加浑厚。

广州大剧院、南京青奥中心、北京大兴机场,一座座地标性建筑,在扎哈的运筹帷幄中拔地而起。因为常年沉迷工作,扎哈的身体状况日渐衰弱。因而,当由扎哈全权设计的最后一件作品——北京大兴机场还没有全部建成时,扎哈却早已精疲力尽。最终,扎哈于2016年3月31日,在美国迈阿密一家疗养院与世长辞,享年66岁。

如今,造型独特、功能齐全的北京大兴机场,早已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打卡网红机场,而这一切成就,则要归功于它的孵化者——设计师扎哈。

很多人说:“也许是上帝要造房子了,才要从人世间带走这位建筑鬼才”,其中透露着大家对于扎哈的百般惋惜。的确,扎哈虽然在设计生涯中碰壁无数,可是她家里无数的设计奖杯、和被很多博物馆收藏的艺术作品,都足以证明,扎哈不缺才华,缺的是一位能够读懂自己的伯乐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