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被外媒誉为“新世界七大奇迹”之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之外,她还为地产大佬潘石屹设计了一系列SOHO作品,包括望京SOHO、凌空SOHO、银河SOHO等等。

扎哈·哈迪德坦言:“我想成为这样的建筑师,让建筑和在城市里生活的人连接起来。”这也是她建筑的终极梦想,

为了让在城市生活的人有回到自然的感觉,扎哈·哈迪特别通过设计,创造出类似山谷、山峰的建筑,并将其连接在一起。

上海凌空SOHO一贯保持着扎哈·哈迪德“打破传统建筑”的宗旨,利用超前卫的流线型外观和丰富的空间变化,特别是像高铁车头的建筑端头,给人以美的感受。

设计灵感来源于有着1600年历史的南京传统提花丝织工艺品——云锦,以单一线条入手,打造出流畅的线状结构特征。

在扎哈·哈迪德的笔下,双塔-南京国际青年文化中心以一单程线条连接起中央商务区(CBD)周边的建筑、青奥村、滨江公园以及江心洲,几个部分连接成一个完整的整体。

从高空中俯瞰,宛若3朵芙蓉花盛开在梅溪湖畔,建筑以流线型线条为主,造型飘逸灵动。

每个建筑以极度弯曲的曲线连接在一起,内部空间采用线性灯与线条完美融合,营造出宽敞明亮的意境。

所以广州歌剧院外观像河流中被冲刷之后,一块平滑细腻的鹅卵石一样,坐落于珠江江畔。

这座立方体的中心被“侵蚀”,生成了一个虚空间,两个独立的建筑通过廊桥连接在一起,体现了扎哈·哈迪德对虚与实、闭与透、内与外之间的探索。

这座建筑的设计充分考虑了利雅得高原的环境条件,为了节省原料和空间,扎哈·哈迪德采用了六边棱形的蜂巢状结构(在限定的体量下可以用最少的材料)。

基于太阳和风向等条件,如晶体结构般的棱形孔洞在南侧、西侧以及东侧是偏高的,使内部空间免于阳光直射。即使是照进室内的阳光,经过折射之后,也会变得柔和起来。

这座极具流线型的建筑从地面展开,形成了一个有机而动感的形态。形式上精心设计的起伏、分叉、折叠还有自由的形态使广场的表面变成一个多功能的景观建筑。

建筑以这样开放的姿态,模糊了建筑物与城市景观之间,建筑的围护结构与城市广场之间,背景和地面之间,以及室内与室外之间的区别。

安特卫普港务局总裁 Marc Van Peel表示:“建筑竞赛中只有一条规定,即原有建筑必须被保留。新建筑的定位没有其他强制要求。”

建筑的新体块形如船艏,直指 Scheldt 河。立面使用玻璃幕墙,如波纹涟漪,反射出天空变幻的色彩。

设计的灵感源于扎哈·哈迪德与一个房地产大亨共进晚餐时,对方说了一句话:“真想有一座房子,每天醒来,就能看见蓝天,而不是邻居。”

这个看起来像外星人太空战舰的建筑位于莫斯科近郊,像一粒洁白的贝壳,隐没在绿树浓荫之间。

建筑的外观呈现流体几何形,底部深深插入土地,中部高高耸立,承载着一个似瞭望塔状小居室。

令世人感到惋惜的是,2016年3月31日,愚人节的前一天,也是哥哥张国荣逝世13周年的纪念日,她因心脏疾病,与世长辞。

建筑学教授卡洛斯·吉门内兹这样评价她的贡献:“她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,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。”

普立兹克奖评委之一、美国建筑资深评论家艾达·路易丝·赫克斯特布尔称:“哈迪德改变了人们对空间的看法和感受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