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点在纽约,一位在当地混得不错的美籍华裔,带领那哥们去参观市长的办公室。华裔介绍说:在美国,

“所以,在美国最牛逼的不是市长,而是市民!说到底,市长其实就是市民雇佣的一帮打工仔的小头目嘛。”

生活中更让你三观尽毁。那位华裔与市政府打过不少交道,说他常看见市长下了班自己一个人去菜市场买菜,就推一辆购物车——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“”了。面对大陆哥们儿的狐疑,华裔笑答:

“市长上班时是市长,下午四点下班后就是一个市民啊,他也有一家人要吃要喝,他不买咋办?”

为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配备司机、秘书,是为了配合、帮助领导的工作事务。原来,要求公私分明、不得以权谋私的,不仅仅是我国和我党,还有美帝啊。

到了市长办公室,可惜市长外出了,但门口和走廊也陈列得像一座小博物馆,可以参观历任市长的展览介绍。

华裔指着其中一位前任市长的肖像说,这个哥们儿老惨了,是在任时间最短命的,才一年就被撸下去了。大陆哥们儿的胃口顿时被吊起来,心想一段可憎的贪腐或者狗血的即将展开。

两口子在家里打架,这位老兄一时气急,随手把一个热茶包丢向了老婆。你招谁惹谁不好,你老婆不好惹你还不知道?这泼妇并无大碍,却歇斯底里给警察局打电话,说自己被家暴烫伤了!

呜啦呜啦警车来了,警察进门一看傻眼了——这被举报的家暴嫌疑人不就是市长大人么!

于是,市长就被小警察给铐上手铐,塞进警车拉走了。这会儿市长老婆就是气头过了后悔也没用,撤诉还是翻供都请到法庭上拿出呈堂证供。

有人要说了,是不是警察局长和市长平素有隙,正好借机落井下石啊!嗯,这种思维和逻辑很符合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可是这是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:这位华裔哥们和警察局长是朋友,当年那位倒霉催的市长竞选时,就是警察局长托付这位华裔,利用华裔手里的俱乐部资源去给该市长助选、拉票。

昔日的亲密伙伴,仅仅因为一件与己无关的鸡皮蒜毛,就转眼翻脸成警察和罪犯的关系……

华裔哥们带着大陆哥们进了警察局长(是有色人种)的办公室,如同进了自己家里,喧宾夺主地给大陆哥们介绍挂得满满当当的四面墙壁。

原来,警察局长是美军特种兵出身,退伍后进入警界,从小警员做起,后来做到探员和队长,再到局级领导。“9.11”恐袭中,双子塔倒塌的时刻,他就在现场指挥救援,大难不死算是捡了一条命。

大陆哥们儿被这貌不惊人的警察局长的显赫履历折服了,向他敬了一个礼。局长立即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大陆哥们儿愈发肆无忌惮,竟然问了一个在我朝官场里可谓是最敏感的问题:你觉得自己是否还能再升迁?

说实话,当时我看了这个气啊:人家不把你当外人,你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倒也罢了,干嘛还要给人家挖坑啊?这不是祸害人吗?

原来,你当公务员就是为了升官,而不是大公无私、舍小家顾大家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!

“职务不重要,在任何岗位上都是为人民服务,都要兢兢业业、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”的标准答案,连我这草民都能脱口而出——

我不由想到了另一位大陆同胞在美国的见闻、感触(为通顺,略有简化和文辞修改)。

年初,我和老伴再次来到美国新泽西州达维尔镇的亲戚家。幸运的是,此次来达维尔不但见到了镇长,还见上了县长!

县长牛高马大,是个黑人,是专为亲戚家的别墅送钱来的——10万美元的一张支票!亲戚一家惊愕万分!

县长说,你们居住的这座已有170多年历史的犹太人建的别墅,被县里确定为保护性建筑,这10万美元是近期的维护费。亲戚一家惊喜之后,又有些不安:这栋老别墅是他们15年前花60万美元买下的,如今将其确定为文物保护性建筑,还送来巨款,莫非是要收归国有?

意思是,让我的亲戚根据别墅的实际破损情况,自己请工程队来维修,维修好后县里派人来验收,根据实际用去的维修费用,从10万元的支票里划账。

听罢,亲戚一家和我们都万分高兴。亲戚急忙为县长准备酒菜,要进行答谢。县长一连说了三个“NO”,尔后自己花1.5美元在下面的咖啡馆喝了一杯无脂咖啡(亲戚别墅的底层出租给别人开咖啡馆),走人。

县长走后的第二天上午,镇长也破天荒地出现在亲戚家的别墅里。镇长是一位白人,留着络腮胡子,名叫杰尔。杰尔说:

“刚从网上看到,县里已经将这座别墅确定为保护性建筑。这是你们一家的荣幸,也是达维尔镇的光荣,我是代表达维尔镇2152户居民特来贺喜的!”

亲戚一家对杰尔镇长的祝贺表示感谢,并将我和老伴介绍给对方。杰尔握住我的手,笑着用中文说欢迎欢迎和你们好!为表心意,我将一套12生肖的泥塑工艺品送给杰尔镇长,亲戚为我做翻译。

“在美国,一般是不兴送礼品的。一定要送,礼品的价值不能超过25美元,否则就有行贿的嫌疑,那样你将成为不受欢迎的人。”

原来如此。我让亲戚将我和老伴的心意及泥塑工艺品的价值给镇长说明白,镇长终于笑着接受了,并问我们喜欢价值25美元以内的什么礼物。我们说还没想好。杰尔说想好了就告诉他,他会立马买好送来。

“县长是县长,镇长是镇长,我为什么要陪同他?我这个镇长只为达维尔的群众服务,不对县长负责,所以别说县长,就是总统来达维尔视察,他视察他的,我这个由民选的镇长完全可以不予理睬。他要是来为达维尔办好事,我们欢迎;如果办对我们不利的事,我们会马上反对或起诉他们!”

“你问了一个低级问题啊!县长有县长的责任,镇长有镇长的责任,各把各的工作做好就行了。所以,不好讲谁大谁小。要说不同倒是有的,县长是拿纳税人钱的公务员,我这个镇长是没有薪水的公务员。”

不拿薪水的美国公务员,不仅仅是镇长。川普和他的新一届超豪华班子,就多数是自愿不拿薪水的高级公务员。

还听说,三四岁的小孩子甚至一条狗,也可以当美国的镇长。还听说,美国某镇长蓄长胡子引发了部分居民的不满,最后全民投票决定了胡子的去留。

而工于心计、长于宣讲、善于表演、勇于冒险、甘于忍受的,还是在国内的官场,才更能充分发挥你的聪明才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